正文 第九章 那個與暴君有奸情的炮灰9

當書網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快穿:救命,男主全都崩壞了!正文 第九章 那個與暴君有奸情的炮灰9
(當書網http://www.ukrainianwife.net)    蘇糖最后也不知怎么回去的,反正自此之后,隔三差五都會被宣召入宮,當然,便是沒入宮,他也不會放過自己,而是派人去安王府。</p>

    一日三餐的藥湯,太醫院院使貼身伺候,就連他跟前的周巍,都成了安王府的常客。</p>

    一來二回,百官像是嗅到了什么,久不被遞帖子的安王府,突然就這么紅了。</p>

    蘇糖不厭其煩,不過這些帖子中,倒有個曾經好友的邀請。</p>

    從前的安小王爺,逗貓遛狗,她的好友自然也是那些紈绔,既是紈绔,邀請的也不會是什么正經地。之前求生欲讓她無暇顧及,如今黑化值有所松動,她也沒必要緊繃了。</p>

    好友邀請的地方是春風樓,說起來當初她隨手取的春風醉,也是因為此處,這地方可是出了個秦戾的紅顏知己。</p>

    這樣一想,她就興奮了,萬一這位紅顏知己可以幫她降低男主黑化值呢?</p>

    說干便干,她當即換身風流倜儻的衣服,可沒等她走出安王府,身后的太醫院院使就步步緊跟。</p>

    “小王爺,您這是打算去哪里?”</p>

    能當上太醫院的老大,這位院使也不年輕了,胡子都半白了。</p>

    蘇糖頭疼,“本王就不能出去散散心?”</p>

    院使道:“小王爺身體還未恢復,不宜遠行。”</p>

    蘇糖看著他,半天說不上話來,最后氣狠了,才指著他道:“行,本王就聽你的。”話雖如此,可她回府后,還是背著他偷偷溜走了。</p>

    院使并非禁衛軍,哪能看住她。</p>

    一個小時候,她就大搖大擺的出現在了春風樓。</p>

    春風樓,顧名思義便是來尋春風的,這世上,哪有能留住的春天,不過是一批有一批的年輕姑娘,將青春留于此。</p>

    蘇糖這次要尋得紅顏知己,名叫沈酒兒,酒兒釀的一手好酒,也因此,老鴇從不強迫她接客,在遇到男主之前,她雖身處青樓,卻是清白之身。</p>

    蘇糖從前是不來春風樓的,怕遇上這位沈酒兒,到底是男主的紅顏知己,還是避一下為好。</p>

    安小王爺的模樣,整個京都誰人不知,所以當她踏入春風樓那一刻,老鴇都驚呆了,片刻后,才終于回神,熱情高漲的上前迎接。</p>

    蘇糖不想與她廢話,三言兩語就將人打發了,隨后來到了包廂。</p>

    好友乃是鎮南侯的小世子,雖不喜讀書,不過人品絕對過得去。還有幾位,也是他們那一個圈的,平日里也沒少相聚,這會兒見了蘇糖,一個個都熱情極了。</p>

    “安瑾,快來,這可是春風樓最有名的沈酒兒釀的酒,平日里買都買不到。”</p>

    酒一喝,接下去的氣氛也就放開了。</p>

    “小王爺,我聽說最近你可是深受隆恩啊。”</p>

    “對啊,我還一度以為你要完蛋了,畢竟現在這位,可不是從前那位啊。”</p>

    眾好友這般好奇,蘇糖卻是拿起酒杯一口飲盡,滿臉滄桑道:“那我寧愿不要這份隆恩,你們是不知道,我這些日子過得有多苦!”</p>

    蘇糖大吐苦水,說到最后,也不知是酒喝得,還是情緒外露,連眼睛都紅了。</p>

    安小王爺這具皮子可是容色絕麗,特別是這會兒,狀似委屈的話語,讓那雙本就透著靈氣的雙眸,如一泓清澈春水般,攪的人只想好生疼愛。</p>

    眾好友也是皮慣了,這會讓酒上三巡,更是口無遮攔道:“怪不得從前有姑娘說,若得安小王爺憐愛,便是死也值得了啊。”</p>

    蘇糖聞言,啪的一下將手中的酒杯重重砸在桌上,“滾蛋,少消遣我,我可聽人說了,這春風樓的酒兒姑娘,那才是萬中無一。”</p>

    眾人都是流連花叢的,一聽這話,當即有人叫老鴇,將那沈酒兒給帶來。</p>

    老鴇這次倒沒拿捏,而是乖乖的將沈酒兒給推了過來,不說別的,這安小王爺可不是一個月前岌岌可危的形象了,如今人家,深得隆恩,眼看就要一飛沖天,誰敢得罪。</p>

    蘇糖并沒有醉,她看著沈酒兒,不愧是男主的紅顏知己,長得自帶仙氣,然而,不等她上前說些什么,包廂的門就被人重重踹開了。</p>

    眾人看著倒在地上的門,一時還未回神,就見禁衛軍將此處給層層包圍了。</p>

    酒氣瞬間消散,所有人都跪在了地上,因為他們看見踏著門走進來的秦戾。</p>

    秦戾腳踩黑靴,他穿著玄色衣袍,周身平添了股肅殺之氣,靴子落在毛毯上,消無聲息,越是這樣,眾人越是不敢吱聲,到最后,甚至連喘氣都要憋上一會兒,唯恐惹怒了這位暴君。</p>

    秦戾盯著蘇糖,漆黑的雙眸仿佛無底深井,“安卿似乎是忘記太醫的叮囑了。”</p>

    現在滿朝誰人不知,院使貼身照顧的安小王爺,精貴的很,一點風吹草動,就恨不得將藥膳房全都搬去安王府。</p>

    秦戾這么一問,眾紈绔的心,就剩一個念頭了。</p>

    吾命休矣!</p>

    蘇糖忘了下跪,她看著突然到來的皇帝,又想到沈酒兒乃是他的紅顏知己,便壯著膽子,小聲問道:“皇上喝酒嗎?”</p>

    眾紈绔倒吸一口涼氣,越發覺得自己好友要涼。</p>

    誰知,秦戾卻問:“好喝嗎?”</p>

    蘇糖乖乖點頭,“好喝。”</p>

    秦戾發出一聲輕笑,“所以這便是你夜不歸宿,偷偷從安王府跑出來的理由?”他說到這,聲音微頓,手有意無意的摩挲著拇指上的扳指,“這么不乖,你說朕該如何懲罰你。”</p>

    小東西真是太不乖了,這副模樣,是想勾引誰?</p>

    而且,她是真的不怕死?</p>

    蘇糖還是將救命稻草壓在沈酒兒身上,她將視線撇到跪在一旁的沈酒兒,可還不等她說什么,秦戾卻道:“朕與安卿說話,安卿卻看著別人。”</p>

    一絲不祥的預感驟然浮起,隨后,就聽秦戾道:“什么亂七八糟的人都敢往安小王爺面前放,都拖出去給朕斬了。”</p>

    此言一出,蘇糖真的是什么醉意都沒了,差點就抱住他大腿。</p>

    醒醒,那是你的紅顏知己!</p>

    “至于你,既然安王府無人能管得了你,從今往后,便住宮里吧。”輕描淡寫的一句話,卻將所有人都震驚了。</p>

    成年皇子是不能入住宮中,安小王爺雖不是皇子,卻是實打實的皇孫啊!</p>

    眾紈绔覺得自己吃到了一個驚人的瓜,一個個縮著身體,唯恐自己下場與沈酒兒一般。</p>

    <div style="font-size: 1.05rem;">

    <a href="/help/followWechat.aspx" style="color: #00b8ac;display:block; text-align: center; line-height: 3rem; margin-bottom: .5rem;">

    關注大文學公眾號,每天領書幣>></a>當書網 http://www.ukrainianwife.net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快穿:救命,男主全都崩壞了!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快穿:救命,男主全都崩壞了!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快穿:救命,男主全都崩壞了!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 點擊這里 發表。

篮球推荐手机购彩软件 龙山县| 都昌县| 广河县| 三原县| 青州市| 辽宁省| 贵南县| 吉林省| 玛多县| 吉隆县| 遂溪县| 绥芬河市| 邯郸县| 浪卡子县| 宜宾市| 石狮市| 襄樊市| 安顺市| 扬州市| 炎陵县| 五峰| 商城县| 峨边| 深水埗区| 察哈| 沁源县| 景宁| 正阳县| 年辖:市辖区| 张掖市| 资阳市| 彭泽县| 承德县| 如东县| 泰和县| 天门市| 宿松县| 灵山县| 常熟市| 柳林县| 顺义区| 都兰县| 广东省| 南投县| 德惠市| 云阳县| 日照市| 新丰县| 浙江省| 海林市| 资讯| 翁牛特旗| 新源县| 嘉定区| 县级市| 湟中县| 类乌齐县| 镇远县| 句容市| 清原| 长阳| 察雅县| 乌海市| 玛纳斯县| 霞浦县| 杂多县| 阿城市| 镇赉县| 北辰区| 临泉县| 冕宁县| 崇州市| 龙里县| 德安县| 惠东县| 福泉市| 岳阳县| 大石桥市| 古田县| 汝南县| 上杭县| 城市| 靖远县| 合作市| 南木林县| 芦溪县| 阜新市| 云浮市| 长兴县| 独山县| 赣榆县| 乃东县| 高邑县| 策勒县| 潮州市| 永登县| 乌兰察布市| 吉林省| 湘西| 桐城市| 通州市| 司法| 土默特右旗| 运城市| 顺义区| 祁阳县| 城步| 香河县| 兴化市| 商丘市| 宣威市| 革吉县| 镇坪县| 通城县| 鹰潭市| 绿春县| 彩票| 安西县| 深水埗区| 澳门| 密云县| 邳州市| 洛宁县| 巴彦县| 马关县| 剑川县| 泰顺县| 西贡区| 泰兴市| 水富县| 靖西县| 获嘉县| 衡阳市| 乌什县| 灵山县| 钟祥市| 扬中市|